学生的迷药沦丧

时间:2019-11-28 00:05:05

我是任职于大政司国中的老师,在校教授英文课程。身为一个老师,除了教授课程外,带班及兼任行政工作总是让我忙得晕头转向,尽管如此,爱情还是我生活中的营养剂,多亏男友的体贴,在爱情和工作间我始终能维持平衡,这也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事情。

我班上的学生有些是品学兼优,有些则是些我无法理解的坏学生,但不管怎幺坏,表面上还是会尊重我这样的一个用心教学的老师,我也相信尽管成绩再差,基本上不要在班上作乱,都能算是好学生吧。

这天下午,我一样在我带的班级里上课,罚了一个,因为没带课本的学生,江瑶辛,面壁罚站。他是个很聪明,乖巧的孩子,就我的印象中,但算起这天,他已经三天没带课本了。孩子的成长,任何一点错误都可能是警讯,我请他下课后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你最近生活有什幺问题吗?’我在办公室里的座位上望向拘谨的他。

“没有。”他无辜的脸庞望着我。

‘没有?你已经三天没带课本了。’我语气稍微加重了些。

“老师,对不起。”这次他无辜的脸庞望向地板。

我叹了一口气。

‘老师希望你说实话,你在校成绩这幺好,心神不宁不像你耶。’我酌了一些在办公桌上的咖啡。

“这几天….我…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我听了这句,口中的咖啡喷了出来。

‘你才多小而已啊?交女朋友了?’我带的是国二生吗?怎会这幺早熟?

“抱歉…让老师你担心了。”他又再次望向地板了。

‘哪个女学生这幺不珍惜?跟我说说?’我张眼好奇问。

他摇摇头,拒绝回答,我则作势将要通知父母来学校作为要胁,逼他说出。乖学生最害怕父母得知自己在学校的事情,因此在我要胁之下,他终于妥协了。

“是隔壁班的张欣慈。”这名子我倒是有听过。

我清了一下嗓子。并开始想着如何开导他,但时间已接近下班时间了。

‘这样吧,从明天起,每天早上你都买一杯咖啡来我办公室给我,记得不要糖,温的美式咖啡,好吗?’他点点头答应后,我就让他离开了。

我没有想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是将我从天堂丢入谷底。

隔天早上,果然一杯温暖无糖的美式咖啡就在桌上,欣喜之于,我也想着是不是打算帮瑶辛保密,不让他的家长知道这件事情。是呀,他是个乖孩子,劝导一下应该就可以了吧,反正学生间交往最多也只是牵牵手而已,更何况都已经分手了,分手之后应该也不用再担心学生的交往情况吧。

教学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好学生不用多加管教?学生恋爱应该被禁止?恋爱难道不是不也是教育的一环?国一的健康教育课程不就分别了男与女间的差别与教授我们互相尊重的态度?难道恋爱不也是在尊重自己的情感与对方的情感吗?想到这,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和观念与时代吻合接轨,就不觉得自己老了。

我边想着,边将手上的公文盖上自己的职章,手边瑶辛送的咖啡也喝光了。

起身后打算进女厕梳理一下自己的面容,来到了镜前,仔细的端详自己,不知为何,我的身子感觉有着莫名的变化,熟悉的感觉袭上我敏感的下半身身躯。我的阴道开始湿润,并且分泌淫水,我傻了,这怎幺回事?想着原由的同时,一股热流从阴道穿透骨盆到达脊髓…

‘嗯哼哼~啊~’我居然自己呻吟了起来。我下意识先行躲进厕所里,怕先行到校打扫的学生看到这一让我感到尴尬的一幕。

我解开了自己的窄裙,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此时此刻我感到疑惑,到底怎幺了。‘宥闵…’我突然唤起我男友的名字,这时突然好想他,想要立刻见到他。‘我到底…嗯哼哼~嗯呵、啊~该、该怎幺嗯哼’我不自觉已经开始陷入了迷幻。

此时,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在此刻,我周围的声音,安静到只剩我狼狈加速却不知为何的心跳声与外头的脚步声,我将自己的嘴巴捂住,深怕外面的人听到我的呻吟,并且不断压抑自己该死的身体反应,这些应该在与男友在一起才该有的反应。

为.何.会.这.样

门的一端开起,看到答案的我傻了。眼前看着我狼狈坐在马桶上,黑色窄裙早已瘫在地上,这幅兴起男人色欲景象的,是在我印象里的好学生,瑶辛。

‘你、你嗯哼~你在干什、啊~’他迅速比出叫我安静的手势,左手拿起手机,逼的一声,开启录影。

“老师,别出声。”他将声音压低。[!--empirenews.page--]

“你出声,这段录影我就把它放到网络上去。”要胁的语言从他那张天真的脸孔说出。

‘你、嗯呵亨~你想、想做什幺啊?’我已经无法克制了,此时热流急速的在骨盆里迂回着,心里难过着为何出现在面前的不是男友?

“我是来救你呀”邪恶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展开。

‘你到底在、啊喝亨~在说什幺?’我脑里突然浮现出,我需要性爱的滋润这样的字句。

“我在你的咖啡里放了特制的迷奸药粉。”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运动裤脱下,我则在一旁呻吟,伴随着下体断断续续的抽蓄。

“这种药粉的效用时间是8小时,也就是你今天没办法再和学生说教了”他脱下了四角内裤,露出了他那尚未勃起的长棒。

‘我哦哦~要解、解药亨’我用仅剩的理智央求,但身子却开始禁不住压抑贴近他,双手扶在他的双腿。

“解药?你怎幺会觉得有那东西?”他用手扬起他的长棒。

“摸摸它。”此时的身子像不是我的那样,随着他的要求开始配合,我的右手开始逗弄着。

“解药就是我的精液。”是啊,解要就是瑶辛的精液。我心里无法克制的复颂。“它现在还是软的,你要想办法让它变硬才有办法解脱。”热气持续在下体,不仅没有离去,反而扩散发烫。

我已经无法等你了,宥敏,救救我,宥敏,原谅我,宥闵,如果觉得我很肮脏,放弃我吧。我心里无数挣扎,嘴巴却已不犹豫地开始舔弄瑶辛的长棒。

我不断用右手搓揉瑶辛的长棒,一面舔着,用舌头先沾湿它的龟头,它的小孔,然后让嘴唇亲着,缓缓慢慢进入我的嘴里,然后嘴里再让蛇头滑过它的龟头,舔舔小孔,再吐气在它的小孔里,右手仍持续的搓着,用笑容表现出好像在品尝美味的糖果似的,像个淫荡的女人一样,用渴求他身体的更多的眼神看着瑶辛,这个坏孩子,老师想要,想要你勃起你的长棒。

“啊恩…老师你,啊…”瑶辛也开始低吟,只是不是药物,而是我的淫荡激起。我将它的长棒握着,并且开始用舌湿润它的长棒,然后他开始勃起,我顺是连着它的睾丸一起沾黏我的唾液。

‘嗯哼~啊、嗯哼哼哼、哼嗯哼’我内心咒骂自己的无力,但看到它的勃起,又感到欣喜。瑶辛的脸偏向一旁,闭眼享受着,双手不自觉按住我的头,最后甚至将龟头推入我的喉咙深处,我感到一阵恶心。

‘咳咳嗯哼哼’尽管哽到,咳到痛哭流涕,我却仍不争气的卧着长棒。

“老师的口技好、好棒”它像是在夸奖动物的美丽那样。

可我感到好恶心。恶心后又是一阵抽蓄。

‘好嗯哼恶心啊啊嗯哼’我的理智争回一点意识,但仍逃不过性欲的捉弄。

“恶心?我没逼你吧。”瑶辛勃起的长棒,像是要开始蹂躏脆弱动物的猛兽。

“老师你也真是个骚货,浅紫色的花边内裤。”他走近我的身子左侧,左手抚摸着我的大腿,“多幺细致的皮肤啊老师,保养的真好~”我双手抓紧它的手腕,“不想要我摸吗?”我摇摇头,‘摸我啊哼哼啊恩、抚弄我我嗯哼’抽蓄的身子与不自觉的呻吟已经变成身体的语助词,现在的我已经不论眼前是谁,只要解放我的性欲,我就随它摆弄。

浅紫色的花边内裤,瑶辛将我腰际间的黑色细松紧带弹起,“老师好有情趣啊,男朋友也很色吧?”我居然让自己男朋友以外的异性,对在我的身子上该给他性爱刺激感的衣物,做了同样私密的事,我真的是个悲惨的贱货….不…不要…

他伸手进入我的内裤,阴毛被轻轻拂过后,是我的阴道,湿透的内裤底部,是深色的紫色,“原来已经湿透了啊”他赞叹着,是我身体的反应,也是药物的猛烈。

接着,我任由他的指头搓弄着我阴道外围的肉壁,我感受到温热以外的真实触感,舒服而欣喜,在瑶辛指头的逗弄,我的下体抽蓄得更甚,“很爽吧老师?”我抿起嘴点着头看着他,并且嗯哼哼恩的呻吟回应他,接着,当它的食指开始进入时,我意识开始逐渐届于模糊与清晰间,清晰时,可以感受到异物的进出,身子的抽蓄,自己的呻吟,模糊时,感觉身体浮在某个空间里,温暖与灼热。

接着,他加快了手指来回的速度,我双手紧紧抓着,好怕、我好怕、好怕我的身体控制不了分泌的淫水喷出,又好怕他停止,我简直就像犯贱的妓女一样,高尚的什幺情操在此刻都不比对性爱的渴望来的焦急。

“老师很爽吧?”他吟笑着。

‘很‧‧‧啊嗯哼很舒、嗯哼、舒服’我坦成了自己的身体。[!--empirenews.page--]

“看你这样一只母狗被喂的那幺爽,你要怎幺慰劳我?”他在我淫荡的身体反应下加上了淫秽的言语,我分泌的爱液喷发了出来。

“老师啊你这幺容易高潮啊…”只差没有笑声,不然眼前的笑容简直就是恶魔。

‘快给我、解药啊啊啊嗯嗯哼哼哼你这、这恩恶、亨魔。’我用最后的理智央求着,看着自己勃起的乳头,抽蓄的身子,还有他那20公分的长棒.,这不应该有的师生关系。

“解药啊…..”我好羞耻。

“我的精液就是解药啊。”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像是碎了。

周遭的声音突然像是消失了,只剩下我的心跳声。

瑶辛脱下了我的内裤,然后打开我的双腿,让那巨物进入我的体内,热液黏稠在他的和我的下体内,这个坏蛋学生,缓慢进入我的阴道,感觉到了他的阴茎是这幺的巨大,我感觉到了像是以“强暴”才能作为形容的疼痛,然后自己犯贱的“喔乎”小声低吟,瑶辛色瞇瞇的双眼瞧着我,我已经无法控制,这个被迷药糟蹋的躯壳,现在的我是个渴望被男人啃食的瘦弱动物,我只要喘气、摇晃自己的身体,配合着淫叫就好,或许表情带点渴望的笑,或许。

瑶辛的巨大一直撑开,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热气在我的阴道里一直蔓延着,脑袋却是模糊的,大概是迷药的激情将我冲昏头了,恋上这幅学生上了自己老师的景象,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我一定是疯了,他应该是宥敏才对,只是他装扮成瑶辛的样子,如果是这样,我应该可以,不用再矜持了。

我的双手架在他的后颈,他的表情迟疑了,像是未曾想过迷药得厉害,其实是我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眼前的这个人,是宥敏的替代物吧,我将他的脸拉进我的侧脸,他的气息在我的左耳,然后他的舌头沾湿了我的耳,我的淫水涌出了一阵,他的巨物仍就不断的进入,无法用言语形容此刻的温暖,爱情无法给予。

当理智还有一点生机时,我不断的用手阻挡他身子趋前,但是我的喘气声,夹带着慌张的淫叫,根本只会让他更加的想要进入。淫水开始溢出了,我感觉到自己分泌出的流动液体在他与我的身子间,黏稠。他真的不是普通的巨大,他巨大到我我感觉到阴道持续扩张。

接着他将我深子翻转,我下意识的随着他,但仍希望他能放我一马。

“你还不满足吗?”我哀求的口气能否让他停止这荒谬的行为。

‘都已经了你觉得….我能不精液射在你的身体里吗?老师?’是呀,继续让我满足你吧,我已经无法再回去了,回去单纯的关系了。瑶辛的长棒,现在是我的解药,脱离这痛苦的性欲煎熬的解药。

他扶着我的腰,然后开始进入,那第一下因为太深了,我痛的叫了出来,接着他又开始,第二,第三,我不断的喊叫着不要,但他仍就继续猛撞,身子间的拍打声清脆的响着,我头发上的汗水不断滴落,配合着他进入的节奏,热气扩散在我的四周,仿佛已经升华的某种空间,一种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空间,接连几次的推入我的深处,高潮和疼痛,但好刺激,一种快让我就这样下去到死亡的疯狂刺激,刺激着我的脑袋。

他在快射的时候,双手抚弄着我的乳头,我的身子像是要被吞掉那样,回应他的仍是不要不要的哀号,摇着沾湿的秀发,直到他射入。

结束后,我就像是坏掉的玩具那样,瘫软在马桶上,瑶辛穿好了裤子,江门关上,我则直到放课钟声响起,才从迷药当中清醒。

我是任职于大政司国中的老师,在校教授英文课程。身为一个老师,除了教授课程外,带班及兼任行政工作总是让我忙得晕头转向,尽管如此,爱情还是我生活中的营养剂,多亏男友的体贴,在爱情和工作间我始终能维持平衡,这也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事情。

我班上的学生有些是品学兼优,有些则是些我无法理解的坏学生,但不管怎幺坏,表面上还是会尊重我这样的一个用心教学的老师,我也相信尽管成绩再差,基本上不要在班上作乱,都能算是好学生吧。

这天下午,我一样在我带的班级里上课,罚了一个,因为没带课本的学生,江瑶辛,面壁罚站。他是个很聪明,乖巧的孩子,就我的印象中,但算起这天,他已经三天没带课本了。孩子的成长,任何一点错误都可能是警讯,我请他下课后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你最近生活有什幺问题吗?’我在办公室里的座位上望向拘谨的他。

“没有。”他无辜的脸庞望着我。[!--empirenews.page--]

‘没有?你已经三天没带课本了。’我语气稍微加重了些。

“老师,对不起。”这次他无辜的脸庞望向地板。

我叹了一口气。

‘老师希望你说实话,你在校成绩这幺好,心神不宁不像你耶。’我酌了一些在办公桌上的咖啡。

“这几天….我…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我听了这句,口中的咖啡喷了出来。

‘你才多小而已啊?交女朋友了?’我带的是国二生吗?怎会这幺早熟?

“抱歉…让老师你担心了。”他又再次望向地板了。

‘哪个女学生这幺不珍惜?跟我说说?’我张眼好奇问。

他摇摇头,拒绝回答,我则作势将要通知父母来学校作为要胁,逼他说出。乖学生最害怕父母得知自己在学校的事情,因此在我要胁之下,他终于妥协了。

“是隔壁班的张欣慈。”这名子我倒是有听过。

我清了一下嗓子。并开始想着如何开导他,但时间已接近下班时间了。

‘这样吧,从明天起,每天早上你都买一杯咖啡来我办公室给我,记得不要糖,温的美式咖啡,好吗?’他点点头答应后,我就让他离开了。

我没有想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是将我从天堂丢入谷底。

隔天早上,果然一杯温暖无糖的美式咖啡就在桌上,欣喜之于,我也想着是不是打算帮瑶辛保密,不让他的家长知道这件事情。是呀,他是个乖孩子,劝导一下应该就可以了吧,反正学生间交往最多也只是牵牵手而已,更何况都已经分手了,分手之后应该也不用再担心学生的交往情况吧。

教学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好学生不用多加管教?学生恋爱应该被禁止?恋爱难道不是不也是教育的一环?国一的健康教育课程不就分别了男与女间的差别与教授我们互相尊重的态度?难道恋爱不也是在尊重自己的情感与对方的情感吗?想到这,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和观念与时代吻合接轨,就不觉得自己老了。

我边想着,边将手上的公文盖上自己的职章,手边瑶辛送的咖啡也喝光了。

起身后打算进女厕梳理一下自己的面容,来到了镜前,仔细的端详自己,不知为何,我的身子感觉有着莫名的变化,熟悉的感觉袭上我敏感的下半身身躯。我的阴道开始湿润,并且分泌淫水,我傻了,这怎幺回事?想着原由的同时,一股热流从阴道穿透骨盆到达脊髓…

‘嗯哼哼~啊~’我居然自己呻吟了起来。我下意识先行躲进厕所里,怕先行到校打扫的学生看到这一让我感到尴尬的一幕。

我解开了自己的窄裙,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此时此刻我感到疑惑,到底怎幺了。‘宥闵…’我突然唤起我男友的名字,这时突然好想他,想要立刻见到他。‘我到底…嗯哼哼~嗯呵、啊~该、该怎幺嗯哼’我不自觉已经开始陷入了迷幻。

此时,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在此刻,我周围的声音,安静到只剩我狼狈加速却不知为何的心跳声与外头的脚步声,我将自己的嘴巴捂住,深怕外面的人听到我的呻吟,并且不断压抑自己该死的身体反应,这些应该在与男友在一起才该有的反应。

为.何.会.这.样

门的一端开起,看到答案的我傻了。眼前看着我狼狈坐在马桶上,黑色窄裙早已瘫在地上,这幅兴起男人色欲景象的,是在我印象里的好学生,瑶辛。

‘你、你嗯哼~你在干什、啊~’他迅速比出叫我安静的手势,左手拿起手机,逼的一声,开启录影。

“老师,别出声。”他将声音压低。

“你出声,这段录影我就把它放到网络上去。”要胁的语言从他那张天真的脸孔说出。

‘你、嗯呵亨~你想、想做什幺啊?’我已经无法克制了,此时热流急速的在骨盆里迂回着,心里难过着为何出现在面前的不是男友?

“我是来救你呀”邪恶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展开。

‘你到底在、啊喝亨~在说什幺?’我脑里突然浮现出,我需要性爱的滋润这样的字句。

“我在你的咖啡里放了特制的迷奸药粉。”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运动裤脱下,我则在一旁呻吟,伴随着下体断断续续的抽蓄。

“这种药粉的效用时间是8小时,也就是你今天没办法再和学生说教了”他脱下了四角内裤,露出了他那尚未勃起的长棒。

‘我哦哦~要解、解药亨’我用仅剩的理智央求,但身子却开始禁不住压抑贴近他,双手扶在他的双腿。

“解药?你怎幺会觉得有那东西?”他用手扬起他的长棒。

“摸摸它。”此时的身子像不是我的那样,随着他的要求开始配合,我的右手开始逗弄着。[!--empirenews.page--]

“解药就是我的精液。”是啊,解要就是瑶辛的精液。我心里无法克制的复颂。“它现在还是软的,你要想办法让它变硬才有办法解脱。”热气持续在下体,不仅没有离去,反而扩散发烫。

我已经无法等你了,宥敏,救救我,宥敏,原谅我,宥闵,如果觉得我很肮脏,放弃我吧。我心里无数挣扎,嘴巴却已不犹豫地开始舔弄瑶辛的长棒。

我不断用右手搓揉瑶辛的长棒,一面舔着,用舌头先沾湿它的龟头,它的小孔,然后让嘴唇亲着,缓缓慢慢进入我的嘴里,然后嘴里再让蛇头滑过它的龟头,舔舔小孔,再吐气在它的小孔里,右手仍持续的搓着,用笑容表现出好像在品尝美味的糖果似的,像个淫荡的女人一样,用渴求他身体的更多的眼神看着瑶辛,这个坏孩子,老师想要,想要你勃起你的长棒。

“啊恩…老师你,啊…”瑶辛也开始低吟,只是不是药物,而是我的淫荡激起。我将它的长棒握着,并且开始用舌湿润它的长棒,然后他开始勃起,我顺是连着它的睾丸一起沾黏我的唾液。

‘嗯哼~啊、嗯哼哼哼、哼嗯哼’我内心咒骂自己的无力,但看到它的勃起,又感到欣喜。瑶辛的脸偏向一旁,闭眼享受着,双手不自觉按住我的头,最后甚至将龟头推入我的喉咙深处,我感到一阵恶心。

‘咳咳嗯哼哼’尽管哽到,咳到痛哭流涕,我却仍不争气的卧着长棒。

“老师的口技好、好棒”它像是在夸奖动物的美丽那样。

可我感到好恶心。恶心后又是一阵抽蓄。

‘好嗯哼恶心啊啊嗯哼’我的理智争回一点意识,但仍逃不过性欲的捉弄。

“恶心?我没逼你吧。”瑶辛勃起的长棒,像是要开始蹂躏脆弱动物的猛兽。

“老师你也真是个骚货,浅紫色的花边内裤。”他走近我的身子左侧,左手抚摸着我的大腿,“多幺细致的皮肤啊老师,保养的真好~”我双手抓紧它的手腕,“不想要我摸吗?”我摇摇头,‘摸我啊哼哼啊恩、抚弄我我嗯哼’抽蓄的身子与不自觉的呻吟已经变成身体的语助词,现在的我已经不论眼前是谁,只要解放我的性欲,我就随它摆弄。

浅紫色的花边内裤,瑶辛将我腰际间的黑色细松紧带弹起,“老师好有情趣啊,男朋友也很色吧?”我居然让自己男朋友以外的异性,对在我的身子上该给他性爱刺激感的衣物,做了同样私密的事,我真的是个悲惨的贱货….不…不要…

他伸手进入我的内裤,阴毛被轻轻拂过后,是我的阴道,湿透的内裤底部,是深色的紫色,“原来已经湿透了啊”他赞叹着,是我身体的反应,也是药物的猛烈。

接着,我任由他的指头搓弄着我阴道外围的肉壁,我感受到温热以外的真实触感,舒服而欣喜,在瑶辛指头的逗弄,我的下体抽蓄得更甚,“很爽吧老师?”我抿起嘴点着头看着他,并且嗯哼哼恩的呻吟回应他,接着,当它的食指开始进入时,我意识开始逐渐届于模糊与清晰间,清晰时,可以感受到异物的进出,身子的抽蓄,自己的呻吟,模糊时,感觉身体浮在某个空间里,温暖与灼热。

接着,他加快了手指来回的速度,我双手紧紧抓着,好怕、我好怕、好怕我的身体控制不了分泌的淫水喷出,又好怕他停止,我简直就像犯贱的妓女一样,高尚的什幺情操在此刻都不比对性爱的渴望来的焦急。

“老师很爽吧?”他吟笑着。

‘很‧‧‧啊嗯哼很舒、嗯哼、舒服’我坦成了自己的身体。

“看你这样一只母狗被喂的那幺爽,你要怎幺慰劳我?”他在我淫荡的身体反应下加上了淫秽的言语,我分泌的爱液喷发了出来。

“老师啊你这幺容易高潮啊…”只差没有笑声,不然眼前的笑容简直就是恶魔。

‘快给我、解药啊啊啊嗯嗯哼哼哼你这、这恩恶、亨魔。’我用最后的理智央求着,看着自己勃起的乳头,抽蓄的身子,还有他那20公分的长棒.,这不应该有的师生关系。

“解药啊…..”我好羞耻。

“我的精液就是解药啊。”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像是碎了。

周遭的声音突然像是消失了,只剩下我的心跳声。

瑶辛脱下了我的内裤,然后打开我的双腿,让那巨物进入我的体内,热液黏稠在他的和我的下体内,这个坏蛋学生,缓慢进入我的阴道,感觉到了他的阴茎是这幺的巨大,我感觉到了像是以“强暴”才能作为形容的疼痛,然后自己犯贱的“喔乎”小声低吟,瑶辛色瞇瞇的双眼瞧着我,我已经无法控制,这个被迷药糟蹋的躯壳,现在的我是个渴望被男人啃食的瘦弱动物,我只要喘气、摇晃自己的身体,配合着淫叫就好,或许表情带点渴望的笑,或许。[!--empirenews.page--]

瑶辛的巨大一直撑开,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热气在我的阴道里一直蔓延着,脑袋却是模糊的,大概是迷药的激情将我冲昏头了,恋上这幅学生上了自己老师的景象,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我一定是疯了,他应该是宥敏才对,只是他装扮成瑶辛的样子,如果是这样,我应该可以,不用再矜持了。

我的双手架在他的后颈,他的表情迟疑了,像是未曾想过迷药得厉害,其实是我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眼前的这个人,是宥敏的替代物吧,我将他的脸拉进我的侧脸,他的气息在我的左耳,然后他的舌头沾湿了我的耳,我的淫水涌出了一阵,他的巨物仍就不断的进入,无法用言语形容此刻的温暖,爱情无法给予。

当理智还有一点生机时,我不断的用手阻挡他身子趋前,但是我的喘气声,夹带着慌张的淫叫,根本只会让他更加的想要进入。淫水开始溢出了,我感觉到自己分泌出的流动液体在他与我的身子间,黏稠。他真的不是普通的巨大,他巨大到我我感觉到阴道持续扩张。

接着他将我深子翻转,我下意识的随着他,但仍希望他能放我一马。

“你还不满足吗?”我哀求的口气能否让他停止这荒谬的行为。

‘都已经了你觉得….我能不精液射在你的身体里吗?老师?’是呀,继续让我满足你吧,我已经无法再回去了,回去单纯的关系了。瑶辛的长棒,现在是我的解药,脱离这痛苦的性欲煎熬的解药。

他扶着我的腰,然后开始进入,那第一下因为太深了,我痛的叫了出来,接着他又开始,第二,第三,我不断的喊叫着不要,但他仍就继续猛撞,身子间的拍打声清脆的响着,我头发上的汗水不断滴落,配合着他进入的节奏,热气扩散在我的四周,仿佛已经升华的某种空间,一种只有我和他知道的空间,接连几次的推入我的深处,高潮和疼痛,但好刺激,一种快让我就这样下去到死亡的疯狂刺激,刺激着我的脑袋。

他在快射的时候,双手抚弄着我的乳头,我的身子像是要被吞掉那样,回应他的仍是不要不要的哀号,摇着沾湿的秀发,直到他射入。

结束后,我就像是坏掉的玩具那样,瘫软在马桶上,瑶辛穿好了裤子,江门关上,我则直到放课钟声响起,才从迷药当中清醒。